卓越與寬容

一個句子隱含著你對世界的看法,例如蕭伯納的是「要謹記,世界的進步仰賴你比上代人更卓越。」這個句子就屬於西方從發現新大陸達爾文的進化論、進步史觀、工業革命後資本主義的中產階級興起的一系列脈絡。

這是一種對外擴張的想法,但進化論和進步史觀後來在科學上都被證明是有問題的。而世界這麼大,如果一直追求世界上科學與物質的進步,會有極限。譬如現在生活中的新發明很少,改良的東西卻很多,生產過剩狀況下又必須靠廣告等各種手段刺激消費。生活中有許多不必要的雜物,你的內心只剩對物慾追求。而物慾滿足後,充滿空虛感,直到展開另一輪的物慾追求,你可以暫時忘卻「為什麼要活著」「我的生命意義是什麼」這種本質且令人焦慮的問題。

在資本主義興起前只有貴族和平民兩種階級,能讀書且擁有知識的是貴族,他們會用一種更高的角度去思考怎樣為社會更好,他們討論的重點是共好,這就是蘇格拉底、亞里斯多德、孔子、孟子,影響深遠與令人敬佩之所在。

但在工業革命開始後,出現一群用錢度量一切的人,稱為中產階級,他們透過努力獲得金錢,並爭取自己的子女受教育,不斷的擔心他們輸在起跑點,在生活裡自己充滿壓力,也讓孩子充滿壓力,沒辦法做自己喜歡的事。

你知道嗎?孔子只有兩次在院子裡遇到兒子,和他說過要學詩和禮。「不學詩無以言」以前外交對答要背詩,「不學禮無以立」如果不會禮節在社會上沒辦法生存。其他就沒有再教過了。

這社會長期處在「我的下一代要贏別人,我要不能比我的上一代差。」迷思下,這樣的狀況就是下一代比上一代好,擁有更多錢、擁有更多知識,然後看不起上一代。看不起在學校教書的老師。但又沒有受過真正的教育訓練,所以孩子的主要照顧者長期處在「我不夠好,才沒辦法教好我的孩子」焦慮之中,也讓很多母嬰、補教業者能趁虛而入,導致親子關係更加惡化,養成自卑和自傲兩種孩子佔社會上的大多數。

過去的我就是一個因為書讀多、錢賺多,就看不起上一代,不知感恩的人。現在的我真心地懺悔,後不再造。我已經不是孩子,長大了,我能原諒他們因為知識不足所帶給我的傷害,但我也感謝他們盡其所有的栽培。

我能包容社會上與我不同的人,盡量接納不同的意見與論述,理解其背後的原因。因為失婚後的我,發現有很多人是能接納我的,我切身感受到寬容的好處。所以我造的句子是「要謹記,世界的和諧仰賴你比上代人更寬容。」

在〈“卓越與寬容”〉中有 1 則留言

  1. 謝謝您。很開心讀到您的精闢分析,很療癒的文章。是的當不幸的事發生歸咎,責備自已他人也不會改變事實的發生。接受他的發生原因,過程及結果。如何面對未來或許會比較實際。

發佈回覆給「Bailan」的留言 取消回覆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