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如果我是個靈體I地球拖著我走

這幅畫畫33歲離婚前我對人生的感受。

我對我前夫是貓的報恩的故事。

大學畢業我離開父母獨立生活,在松山高中實習半年,一到五白天七點到五點半實習沒有錢,六點我就去日本料理店工作到半夜兩點,六日再去補習班工作,這樣才能支付我的房租和生活費。那時候常常腎臟發炎和腸胃發炎,這半年他陪了我。

我下定決心,要幫他走過人生低潮,所以我陪他走過創業的無薪、低薪期,給他許多鼓勵、崇拜和相信他能成功。最後他才開始要變有錢,他就不裝了。三次外遇,只是最後三次。

離婚當天我問他:「你什麼時候背叛我?」他說:「我跟你交往就有嫖妓和喝花酒的習慣。」而他就是一個很會操弄人心的演員,他知道我要的是什麼,而我是他結婚最好的選擇。有外貌、有房、有學歷、有工作,而我又能無條件支持他,然後我只要求他忠誠,其他我什麼都不看。他沒有錢、沒有學歷、父親是賭徒至今仍酗酒、家裏沒有自己的房子。他可以在需要我的時候演,不需要我的時候不演,當他覺得我離不開他時就不演了。

但我終究是我,一個有原則和底線的人。

我婚前就跟他說過,我說:「如果要結婚,那就是以後我就只有你,你就只有我。我是絕對不會外遇。如果被我發現你外遇三次,我一定會和你離婚。其他我就不會在意。」結這個婚是雙方父母希望的,連婚也沒求,一句禮貌性問候是我抱怨後,他在床邊補說的。婚禮開銷大部分婚紗照、禮服都我付,因為是我想要美美的,蜜月帶他媽去日本住三人房,後來比較有錢去美國補蜜月出一半也沒吭聲。

我自己是覺得我也是這段婚姻的一份子,我出一半很公平。

結婚後,我爸媽送我一間房子,要我搬出去住。他說在他爸欠債跑路後,是他媽一手帶大他和他妹妹。因此,他不會搬出去,他會跟他媽一起住或帶他媽住進我的房子。我想成全他的孝順,所以繼續住他家。從不跟公婆大小聲一句,即便他們批評我的示好,或是隨意拿取翻看或丟棄贈送我的東西。

委曲求全,並不會換來平等對待,只會讓對方得寸進尺。

一開始我搬進他家和他同居,是我爸媽反對我和這人交往,但我總想著他陪著我的那半年。所以我搬進他家陪他,在私校的三年薪水很多,但很忙,反正回家就睡覺,不太注重生活品質。他住他家最小的房間,我只有一個櫃子和一個洗衣籃。後來結婚搬到第二大的房間,我自己花錢買了衣櫥和首飾櫃,有了書桌。一年後他妹結婚搬出去,我們換到最大的房間我才有自己大書櫃和廁所,他搬去最大房間的理由是因為我們沒有孩子是因為沒隱私,但我出門還是不能鎖門。然後那隻深受婆婆喜愛的小姑的狗,都會在我們房內的浴室拉屎黏在地上,然後一直到我離婚那隻狗每天在我回家入門時都會對我狂吠,到我婆婆叫牠安靜,牠才停下來。

我無意識中複製華人社會好媳婦的刻板形象不自知。

前夫主持閨蜜們共同投資失敗,她們叫我選邊站,我選前夫她們和我絕交前說:「你一定會離婚,和這不負責任的男人在一起。」這件事深深影響我和前夫的感情,然後在我努力重新培養感情,認真努力想懷孩子吃了類固醇、中藥西藥變好胖、好胖。

同時他也開始去東南亞玩,一次兩次三次我都沒發現,我只是想說他在東南亞生意很忙所以要常去。等到我發現是我查都沒查,訊息自己跳出來被我看見,分別是九月、二月和四月,都同一個泰國女生。他拿我賺來的美金去養女人,真的很傷人。

是我的沒有人拿的走,不是我的我也不侵占,但無法要求對方也如此。

我沒有拿他公司股份,把我名下他在用的公司和電動車過戶給他,但他欠我幾十萬到一年後的現在還是沒還。我毅然決然的離婚,我只求趕快自由。為結婚貸的款,離婚時我還在付。我透過結這婚看清現實的可怕。

然後我理解現實,但我仍不會成為一個現實的人。

在畫面上呈現的是我對婚姻的無助和害怕,我感覺自己像個靈體降生在僵化的地球上,蒼白、無力、呆板,被傳宗接代的壓力、社會價值觀對的圓滿的定義拖著跑。沒有自己。在很長一段時間我其實沒有辦法獨自一人面對離婚的真實恐懼。而在畫這張畫的時候,有人陪我,我就比較能真實面對自己的害怕,也更認識自己。那人就先姑且叫他療癒系小寶貝好了。

逃避一段關係,慌忙進入下一段關係尋求依附,只會每況愈下。我逃離原生家庭父母的掌控,透過男人與婚姻,沒有思考自己獨立的可能。所以這次離婚,等於我的重生,有重新選擇的機會。

我不貳過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