害怕

蕭伯納說:「孩子在態度真誠的父母身邊耳濡目染,長大自然最有教養。偽善絕非為人父母者的第一要職。」這句話我聯想到「害怕」。


「害怕」讓我們開始偽裝。


我沒當過爸媽,但我有當老師。最近我和我的孩子說了一段話:「我是老師,不是你媽媽,也不是朋友。我必須教導你們,因為你們到的是學校,學校是讀書的地方。」我決定當一個嚴格有要求的老師。


其實一個夜校老師,很自由的,因為學生到學校來就是補文憑,他們的心態就是「我來混」,很難要求他們讀書。


我思考很久,我決定還是要對他們有要求。因為工作那麼累,晚上還要從四面八方趕到學校上課。基於自身理由,不能浪費時間。


現在十二年國教,高中生不分公私立都免學費,免學費用的是納稅人的錢。這點代表所有人,包含我都有期待他們透過教育變得更好。


我的學生和我說:「你不能用學校標準來管理班級,你覺得所有老師都有按規矩在走嗎?其他班老師的人都是跟自己的班導很好,你在班上搞到沒有人在尊敬你,你只會對軟柿子表現硬實力,但對難搞的學生做過什麼。」而他會這樣嗆我,只因為我不給他請假。於是我就認真的處理難搞的學生們,幫他們都套上韁繩。畢竟在學校,導師不是一個人,背後還有行政和父母。


以前我都會偽裝成一個「好」老師,很難拒絕學生,會跟他們一起玩,扮演著他們的朋友。因為我害怕被討厭,害怕別人生我的氣。但我就沒辦法教他們,就只能陪伴。
現在我決定做自己,原本我對自己就是很嚴格,為啥我要對別人一點要求也沒有?而且常常所做的事情都近乎討好。


身為一個上位者可以寬容,但因為看得遠,所以必須對下面受自己庇佑和照顧的人,思考一切並為共同利益著想,而進行一些考量與要求。


我不害怕孩子不喜歡我或尊敬我,因為高中只是他們生命中的一個點,而我只是他們人生中的過客,一點也不重要。


我想教他們,負責任。


所有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言語與行為負責任,無論孩子或長輩,這樣才會教出不害怕負責的下一代。因為會負責,未來碰到任何困難都能扛下,好好面對,面對才有希望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