閒情

蕭伯納說:「永久的假期是地獄的最佳定義。」他講的是「閒情」。


今年三月的時候,全國離婚人數九千多人,無論是同性或異性婚姻皆相較於前後兩個月人數高出很多。三月也是各國疫情爆發,台灣防疫受到國際表揚的時候,那時候全球疫情爆發許多旅居國外者返台,也是許多人因為工作單位需求在家隔離的時候。兩者不知道是否有必然的關係,但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。

其實也有兩個離婚的時間點值得注意,一個是小孩獨立後,一個是退休後。我們可以發現這三個時間點都是需要長時間和另一半單獨相處。

是因為沒有話題嗎?

到底是什麼讓你決定跟一個人結婚?現在已經很少人是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,多半是自由戀愛。所以肯定是戀愛時興趣相合,有話說。

我觀察年輕人的戀愛或回想自己年輕時戀愛的經驗,好像兩個人待在一起就有說不完的話,或是兩個人在一起什麼話也不說只要待在同一個空間就覺得快樂。那時候沒有錢,但有閒。

那究竟什麼時候開始相看兩厭,待在同一個空間都嫌髒空氣呢?

明明是有錢又有閒的時候,真奇怪?

也許長大工作、社會化後,我們的「閒情」就消失了,所有的事都加上某種功利目的,對自己身邊親近的人,父母、手足、伴侶都是。

好像忘記怎麼玩,怎麼樂在其中。

找回自己小時候不花錢卻開心的事吧!那會讓你感受到愛與真正的放鬆。當情緒好了,自己有快樂的源頭,其他身邊的事就會看淡,也能笑看共同生活的小磨擦了囉~可以試試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